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政务资讯 > 视听墨江 > 正文

人文墨江 | 店房:茶马古道上的驿站

文章来源:墨江发布 发布日期:2021/01/07 08:08浏览次数:

店房位于墨江县联珠镇的癸能村委会。我曾先后三次走进这个村落,去探访穿过该寨的古道——一条从索店(今元江县因远镇安定坝子)过大、小班壁越天地阿午谷主前往碧溪古镇的古道穿过这里,是当年“茶马古道”交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第一次去考察店房的。在《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地名志》里记载,店房是修通昆洛(昆明至打洛)公路前来往于墨江和元江的马帮的一个重要的食宿地,即茶马古道的一部分,因此人们称之为店房,这一称呼,沿袭至今。

沿着水癸河溯河而上,河水虽然不大,河床却平坦、宽阔。该河是从有名的墨江金矿山流下来的,河沙里含有金沙。以前,居住在河之两岸的哈尼族在河里陶金。现在,已经看不到陶金的人只能看到淘沙的人了。农村经济的发展,让人们有了余钱对村寨和房屋进行改造,需要大量的河沙,所以河里有许多村民在陶沙。河水在沙堆和沙沟间缓缓流淌。一种叫花花雀的水鸟在沙和石间跳跃、鸣叫,颇有“鸟鸣山水间”的美。

在河里就能看到店房寨子,远远的依山偎水,寨后的店房谷主大山上是密密的思茅松,而寨下是层层梯田,从寨脚连到河里。在河里行走了二十分钟后,终于站在店房了。

店房的居民清一色是哈尼族中的豪尼人,以前他们在农耕之余主要是为过往的马帮服务,现在,这一业务早已淡出了他们的生活。为马帮服务的辉煌业务,人来人往,铃响马嘶的热闹场面,只留在了老人的记忆里,在火塘边,讲给那些年轻的后辈们。对于后辈来说,马帮的种种故事,已经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传奇。

店房不大,仅二十来户人家。

知道我的来历后,乡亲们都十分热情。他们说,原来的古道都是用石头铺设的。后来,马帮不走了,他们就撬路上的石头,盖房子时做石脚,或抬去盖猪圈、牛圈,省时省力,得来不费功夫。前几年,修公路,保留下来的大部分茶马古道也推掉了,人们用那些石头去砌挡墙。听了,十分惋惜。几位老乡领着我去寻找茶马古道,在村寨旁,我们找到了用条石、园石等不规则的石头镶嵌的茶马古道,古道没在紫茎泽兰等荒草中,完整的遗留有300余米。茶马古道上曾经十分重要的一个驿站,就剩下这么一点点古道了。

就坐在古道上,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惬意舒畅。茶马古道无疑是我们普洱这片大地上生生不息生活的各民族参与创造的文明,它完全可以骄人地遗存今天,遗存后世,佐证曾经的文明。但这样的文明,在我们的不经意间,就从我们的身边流失。

第二次是在一个下午前往的,正是秋天,从店房家脚金黄色的稻谷层层叠叠地铺到河边。这一代是中国名米之一的“墨江紫谷”的生产核心区,水癸河流域出产的“墨江紫米”颗粒细长,色泽赤墨,糯而不粘,香味独特,历来受市场追捧。看着即将开镰收货的层层梯田,令人心生喜悦。

认真对遗留的古道进行了测量,路宽约一米,均用不规则的条石等铺筑而成,尚有200米左右。没有人管理,芳草萋萋。

最近一次到店房的时候发现因为村落的扩张和历年洪水的侵扰,遗留的古道有多处坍塌,加之人们在古道边建房,就地取石,古道已经零零碎碎,已不成型——完整的一条古道就此退出舞台,成为往事。

从店房沿着水癸河而下约4千米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思普边地甚至是东南亚诸国通往中原内地的“官马大道”,现在人们习惯性地称之为茶马古道,在水癸河上至今还完整的留存有一座石拱桥,其桥的周遭亦还有一些古道遗存。难得可贵的是石拱桥边就是国家“一带一路”重点建设项目泛亚铁路中线墨江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建设中该石拱桥得以完整的保护下来,形成了最传统的古代交通和最现代化的高铁交通相望共存,可谓是墨江交通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观。

伏波将军马援、抗倭名将邓子龙、民族英雄林则徐、大西军将将李定国、大清重臣刘藻、茶学泰斗李佛一、国学大儒刘文典.......都曾经在这条茶马古道上走过。

茶马古道上,店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中驿站,但也是这闻名天下的交通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一不可。

马帮已经远去。留在店房的人们则开垦梯田、植下茶叶、种桑养蚕......早已过上了日出而作日暮而歇的田野生活。

上一条:墨临高速将于1月13日13时试通车,请查收这些行车提示!
下一条:互联网+医保 看病缴费不排队——墨江县人民医院“多功能自助机”全面上线